高级检索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枣阳资讯 > 媒体枣阳

在荒土地上播种光明

发布时间:2017-08-08 09:25:45作者:九夕来源: 襄阳日报访问量:


襄阳日报88日讯 起初,枣阳太平康河村及周边的村民认为,光伏发电时的辐射像无形的电磁波一样会波及很远,看不见,摸不着,但所到之处,将寸草不生……

他们还认为光伏发电的热气,会把天空的云彩蒸发掉,这里从此不会下雨,等待他们的将是干涸的土地和惨淡的年景……

所以,光伏发电项目落地之前,他们必须要想尽一切办法抵制。

我们到太平镇的时候不到上午9点,崔副镇长和张副镇长详细地给我们讲了基本情况。光伏发电项目是枣阳第一个大型地面光伏电站,总建设面积3600亩。

村民们一开始不支持这个项目,光思想工作就做了几个月才同意。

崔副镇长说给村民们做思想工作,不能讲空话、套话,跟村民们打交道除了一腔热情,还得接地气。得用他们习惯的方式,走进他们的内心。

崔副镇长与这些地方的村民们已经很熟悉了,从项目开始洽谈,到3600亩基地建成,以及后续的管理,他都亲自参与。他处处为村民们着想,已经获得他们的信任和爱戴。

康河村的万书记领着我们到了老陈家。老陈热情相迎,脸上洋溢着满足和幸福。

老陈家是一个四合院,里外都是水泥地。堂屋的防盗门刷着朱红色的漆,很气派。这让我们疑惑是不是走错了地方,我们要采访精准扶贫户,他怎么看也不像啊!

崔副镇长看出我们的疑惑,解释说,老陈是2014年核定的精准扶贫户,因为光伏发电工程在康河村安家落户,老陈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成了脱贫户。

老陈家租了4户人家的地种,共有30多亩,一年所有的收成,去掉看病和孩子上学的费用,能落下的寥寥无几。老陈说年成不好,忙了一年,算算化肥、农药等杂七杂八的费用,搞不好还要倒贴。2014年,村子里统计收入情况后,将他家列为贫困户,成了精准扶贫对象。

2015年,光伏发电项目要在康河村建产业基地的消息传开后,村民们强烈抵制,谣言四起,说啥的都有。

眼看日子一天天过去了,项目却迟迟不能落地,镇政府领导班子商议,让崔副镇长当总指挥,亲自挂帅,不胜利不班师回朝。崔副镇长领下这个艰巨的任务,在康河村安营扎寨,他就不相信政府为村民着想的好事,不能推行下去。难道是穷惯了,不想富裕?

他们邀请光伏发电项目的企业老总到指挥部,为村民们解答各种看似荒谬的问题。那段时间,他们除了回答这些稀奇古怪的问题外,就是到村民们家中询问还有啥疑惑。

为了不给村民们添麻烦,指挥部工作人员吃镇招待所送来的盒饭。这些工作人员的行为,村民们看在眼里,感动在心里。他们相信这真是为他们着想,慢慢地便开始接受。

项目动工之前,按要求需完善各方签字程序,村民们签字、村干部签字、镇领导签字。一切准备就绪,工作人员终于松一口气,却没想到新的问题出现了。

施工的铲车刚驶向岗地,就有村民大喊:“光伏项目来了!要挖地了!”那喊声跟喊“狼来了”一样。

崔副镇长一听说铲车被挡,回忆了一下,凡是被占用土地的村民们都签字了,难道有人临时变卦想坐地起价?他一边想,一边赶紧往施工现场了解情况。

到了才知道,光签字画押不行,村民们非得见到“真金白银”。

老陈和几个村民手里还有1996年之前的白条没有兑现。当年村里打白条的时候,村领导也是言之凿凿,后来把债务转到镇上。老百姓的钱,都是辛辛苦苦从地里刨出来的,那是血汗钱。有了前车之鉴,他们可不想重蹈覆辙。

村民们翻陈年旧账,这期间领导跟麦田里的麦子一样,换了一茬又一茬。这种遗留问题,就像后遗症,总让人不舒服。崔副镇长明白村民们不是无理取闹,他们的担心也不是空穴来风,能让村民安心的最好办法就是及早兑现补偿款。

光伏发电项目的钱不能提前到位,镇政府想办法筹钱。以前的遗留问题,给村民们留下不信任的阴影,这次的困难也是一个契机,是一个树立镇政府形象和威信的契机。为了不耽误工期,镇领导班子开会商议后达成统一意见:借钱发给村民们。

光伏发电项目,老陈家被占用14多亩地,一次性给他4年的租金,3万多元,这可是老陈从来没有见过的数目,他拿着钱心里喜滋滋的。镇领导和村干部工作作风雷厉风行,诚信有担当,村民们打心眼里佩服他们。

这些都办妥了,崔副镇长的心头还有顾虑,他的顾虑不无道理,并且很快得到了应验。

光伏发电项目覆盖的3600多亩土地里面有不少坟墓。将坟墓盖在光伏板之下,没有一个村民会同意,先不谈吉不吉利,就是过年过节的传统祭祀活动总不能钻到光伏板下面匍匐着祭奠吧。

农村人在乎风水,骂人最恶毒的就是挖别人家的祖坟。这回好了,政府要挖村民家的祖坟了。村民们义愤填膺,不留任何商量的余地。

崔副镇长跟村民们做思想工作,说迁坟不是挖坟,阳间有乔迁之喜,阴间也一样,是喜事。

说起来是那个理,但是谁也不愿意先行动,工作又陷入僵局。

问题总要解决,直行的路难走,那就采取“曲线救国”的方法。经过摸底排查,工作人员发现有些坟墓主人的后代是领导干部。崔副镇长和工作人员商议,通知这些在外地当领导的人们,让他们回家乡,带好头。这一招很灵。

这些领导思想觉悟高,工作很好做,他们带了好头,为后来的顺利迁移起到表率作用。再动员时,村民们就开始松口,犹犹豫豫地收下定金,着手迁坟。

此次迁坟工作从20151010日开始,仅仅用了10天时间全部完成。光伏发电项目第一期完美收官后,后来的第二期、第三期也就畅通无阻了。

采访过程中,我突然想起他们说的天不下雨的事。

万书记笑着说:“哪里会不下雨,雨下得大的时候顺着光伏板往下流水,水聚集在一起,还怕淹坏了庄稼。”“那光伏板周围会长草吗?”“长啊,草长得比以前茂盛多了,每年到了5月份就有人割光伏板周围的艾蒿。下一步,我们准备在板与板之间种些低矮的作物,像花生、麦冬。当初的谣传现在都当笑话讲了。”

我问老陈:“一亩地给600元租金少不少?”

老陈说:“不少。我们这一亩地种得再好,也不一定能收入600元。往年种地倒贴的回数多得很。我今年4亩地收的麦子,也就500多斤。1斤麦子算1元钱,4亩地不到600元。光伏发电项目一亩地给600元,用的也不都是好地,很多岗地都是石头蛋儿,其实有些钱就是白给的,我们咋不高兴?”

崔副镇长听老陈提到地的问题,补充说:“光伏发电项目是不能用基本农田的,那是红线,碰不得。只能用一般耕地和开荒地,植被好的山地、林地都不能用。”

光靠收租金是有局限性的,崔副镇长他们谈到了这个项目所带来的就业岗位和潜在商机。项目在洽谈时就谈到了用工问题,占用哪个村的地,就用哪个村的人。光伏发电项目已为当地人提供了40多个长期岗位,老陈两口都在那儿工作。老陈当保安,他媳妇做饭,两个人每月工资加起来有5000多元。

崔副镇长继续说:“项目日常维护也需要投入大量人工。在去年第一期工程中,仅割草这一项工作,企业就为工人发放工资将近20万元。我们这里的唐梓山、紫玉山、新市的风力发电和我们的光伏发电,连成一片,定位为风光旅游区。到时候能够带动当地的餐饮业、住宿业发展以及农副产品的销售。”

光伏发电项目是荒芜的土地上播种的希望。它的周围,点缀着一台台高高耸立的风力发电塔,风光交会,自成独特景观。发电塔如巨人一般,以玉树临风的姿态凝视着灰蓝色的海浪,那悠悠转动的风叶,像一个个巨大的风车,由远及近,又由近及远。

光伏板静静地依偎在贫瘠的土地上,仰望着蓝天、白云,它们给近处的村民们带来了希望,又把希望传播到了远方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本网文章多为原创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,否则视为侵权。